行业动态

测序界的混沌江湖——资本的力量

字号+ 作者:基因谷 来源:未知 2017-11-02 17:24 我要评论( )

前 言 上世纪60年代,最富冒险精神的美国人发明了一种全新的投资方式风险投资(VentureInvestment)。这个

前 言

上世纪60年代,最富冒险精神的美国人发明了一种全新的投资方式——风险投资(Venture Investment)。这个移民国家在一代又一代的人努力之下,把最炫酷的发明创造与最新颖的商业模式结合,将二战后的美国经济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位于太平洋东海岸的硅谷取代华尔街,成为造富神话的天堂,媒体极尽笔墨将这些科技新贵描绘成当代的英雄。尽管初创公司(startup)有着极高的死亡率,依然不能阻止年轻人前赴后继去硅谷实现自己的梦想,第一个扎克伯格,第二个乔布斯也许就是自己。

 
 

 

1
 
时代的抉择

 

太平洋的西海岸,有一个神奇的国家正上演着前所未有的奇迹,部分学者称之为中国奇迹。历史上从未有一个国家能够在短短的四十年时间里完成工业化改造,从农业社会一跃成为信息化社会。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资本正在上演一个个比北美更为疯狂的故事。我们经历的不是一个平淡无奇的经济增长,而是正在目睹一场人类有史以来最猛烈的经济增长,中国正是这场伟大运动的中心。

在这一轮经济发展浪潮中,基因测序行业由于资本的介入,正在快速实现产业化和国产替代化。消费升级将是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主旋律。资本正在为基因测序乃至整个生物医疗行业,进行更快的国产化做出重要的贡献。而我们的故事也将从这里开始起航……

有了资本力量的加持,基因测序行业即将迎来新一轮的爆发。如同在上一篇《测序界的混沌江湖——深挖产业背后的丛林脉象》中提到的那样,在笔者加入这个行业的2015年,全国同类公司不过146家。短短的2年的时间内,许多基因测序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这就是资本的魅力,这就是资本的力量。

 

2
 
门口的野蛮人

 

《华尔街日报》著名记者兼畅销书作家布赖恩·伯勒,曾经用他的巧妙的笔触将上世纪80年代最为惊心动魄的一场公司收购战——雷诺兹-纳贝斯克(RJR Nabisco)收购战中,资本之间各种尔虞我诈描绘得淋漓尽致!笔者曾有幸在大二期间阅读过这部伟大的商战纪实巨著——《门口的野蛮人》。

同样在生物医疗行业,野蛮人也比比皆是。一些大型的制药公司和生物技术公司凭借充足的现金流和体量庞大的市场规模,每年都会对诸多中小型初创高科技公司展开一系列的收购行动。这些被并购的小公司中,其知识专利或被用于大公司研发体系的优化和升级,或被整合进大公司整体的产业链中。

以制药业务起家的罗氏集团,在早期(1894-1945年)主要集中在专业处方药、植物生物碱药物和合成药等。后来公司主要业务中心转向了天然来源药物合成转向了维生素合成。直到90年中期开始,公司开启了高频的企业兼并,其中最著名的一项收购案例之一就是彻底吞并位于加州硅谷的基因泰克公司,后者拥有生长激素抑制剂和单克隆抗体赫赛汀等多款热门药物的专利权。

除了对药企展开兼并外,罗氏公司旗下的罗氏诊断对诸多的体外诊断(IVD)公司和小型的生物技术公司展开收购,其中包括合成生物和基因芯片公司NimbleGen和医疗成像公司BioImagene等。罗氏一系列具体的并购动作如下表所示。

2005年,454 Life Sciences率先推出下一代测序技术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为主的新型高通量基因测序仪 Genome Sequencer 20。2007年,罗氏诊断将454纳入麾下,布局高通量测序市场。同样以芯片业务起家的illumina在2006年也收购了英国的Solexa,而ABI也不甘示弱随后收购了Agencourt公司。这些企业在不断加大研发力度,推出更多新产品占领市场。2011年,ABI旗下的SOLiD平台,其份额逐渐被蚕食,illumina开启了属于自己的千秋霸业。2013年,罗氏宣布关闭454平台,裁员100多名员工。

其实罗氏对illumina觊觎已久,终于在2012年,罗氏对illumina展开了“恶意”收购行动。2012年初,罗氏将最初的30亿美元的收购价格提升至57亿美元。而illumina也对这位不怀好意的“野蛮人”展开一系列的反击行动。著名投行高盛公司为illumina开出了令人震惊的反并购药方——毒丸计划,即股权摊薄反收购措施。

毒丸计划的目的就是让收购方手中的股票占比下降,也就是摊股权,同时也增大了收购成本,目的就是让收购方无法达到控股的目标。毒丸计划一经采用,至少会产生两个效果:其一,对恶意收购方产生威慑作用;其二,对采用该计划的公司有兴趣的收购方会减少。这一反收购措施,于1985年在美国特拉华法院被判决合法化。

illumina的做法也颇令人费解,随后诸多illumina的股东要起诉公司。但是一旦罗氏成功收购illumina会让高盛面临数亿美元的损失,原因包括illumina和高盛之间存在复杂的衍生工具交易等不可告人的秘密。总之,罗氏在吞并illumina失败后,illumina的股价在几年后达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高度,并在2014年和2017年分别推出新型测序仪。如X Ten和Noveseq等一经推出,个人基因组的测序成本可能会降至100美元以下。

资本市场的波云诡谲,使得企业之间在技术力量的角逐外又多了一个新的维度竞争。其实illumina公司本身娴熟的资本运作能力丝毫不亚于罗氏。毫不客气地说,这家位于圣迭戈的基因测序仪制造商,也是一家极其出色的风险投资公司。这位测序巨头每年都会对圣迭戈市内几百家小型生物技术公司展开收购行动。此外,illumina还配备了一支专业的并购团队,团队成员拥有美国顶级商学院MBA和生物医学博士双学位。他们常年在全球各地收购各种生物技术公司,用来构建属于自己的商业版图。illumina不仅仅是一家高科技公司,更是一家优秀的资本运作公司。其野心非一般人所能及。

 

3
 
特殊的风险投资家——政府

 

美国著名的企业史学家钱德勒教授于上世纪80年代,发行了一本经久不衰的巨著——《看得见的手》。这部伟大的著作历经数次再版印刷,成为人们心目中的经典。目前,中国的一些成熟产业正进入寡头式的大企业时代,无论是BAT、京东方、海康威视、长江存储(清华紫光)、小米、华为,还是格力、吉利、比亚迪等企业,都获得了产业和资本的双重滋养,在这些大公司的带领下中国经济开始加速迈入龙头经济时代。、

经济史学家钱德勒教授撰写的《看得见的手》

可是作为一个新兴产业,全国上下则会出现百家争鸣的局面。政府用大量优惠政策去支持各类新型企业的发展。在基因测序行业,各地政府都高度重视无论是政策力度还是产业园区建设都有了巨大的发展。

城市远郊一个个漂亮的新城,年轻的大学生因为产业聚集在一起,走出了一派独立于老城的新气象。政府不仅出资在新区和开发区修建了漂亮的写字楼,还为许多初创的生物公司尤其是基因测序公司供颇为优厚的条件。密集的地铁网如同一座城市的血管,将无数生物医疗方面的人才汇聚起来,共同建设新中国。

 

4
 
伟大的工程师

 

2015年的秋天,礼来亚洲基金高级合伙人赵奕宁博士在杭州下沙经济技术开发区和达希尔顿酒店召开的招商会议上有一场演讲。演讲结束后来自全球各地的新药研发团队都在向他寻求融资上的帮助。可是他寻求的目标不仅于此,他看中了基因测序这个未来有着无限想象力的庞大产业。这位在英国受过多年学术训练的化学博士,曾经在辉瑞、安进等跨国医药巨头有过10多年的工作经历。现在他不仅成为了风险投资家,更是成为一名创业家,将全球最聪明的50家公司之一——奕真生物(Veritas Genetics)带到了杭州。

在全球,每天都有无数这样横跨学术界和工业界的人才奋斗在基因测序行业,他们虽然没有在基础研究的最前线厮杀,却是最懂得将学术知识进行产业转化的一批人。联川生物创始人周小川教授就是这样一个人。这位朴素的物理学家,曾经在半导体芯片和液晶显示器面板等领域建树颇丰,却因为一次奇妙的跨学科之旅,与自己的爱人著名核酸化学家高晓连教授一起开发出全球首款microRNA微流体芯片,用于microRNA的检测和寡核苷酸文库的制备。

联川生物创始人,著名纳米材料专家周小川教授是一位有着丰富产业转化经验的交叉学科人才,其研究领域横跨半导体材料、微电子、核酸合成以及基因芯片,是基因测序行业内诸多践行企业工程师文化的学者之一。

无论是企业家还是风险投资家,工程师文化在基因测序行业已经深入人心。工匠精神不忘初心,是每一位从事基因测序行业员工心中的愿景。风险投资家在自身要不断加强知识储备的同时,企业的创始人更要牢牢把握科技发展最前沿,将最新的科学理念有效转化成商业化产品,并产生利润。

位于加州的Emerald Cloud Lab (https://www.emeraldcloudlab.com/)正成为行业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这家提供实验整体解决方案的公司,更像是一家智能制造公司与生物医疗公司的复合体。核酸提取、样本分析、标准曲线制作、细胞培养、Western Blot等曾经让人繁琐恼人的实验,在这家公司里全部给你用自动化的流水线完成。基础科学研究人员将会大大受益,从每天无聊重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专注于事思考工作,把双手彻底解放。据悉这家公司目前已获得大量风投公司的意向,公司上下都是工程师,从生物信息工程师到仪器设备工程师,再到生物技术工程师。这家伟大的公司可能会在未来创造一个奇迹。投资这家企业不仅意味着投资者有着极高的工程学文化鉴赏品味,更是代表着未来创业的方向。

Emerald Cloud Lab可以为大学实验室和公司进行各种自动化实验流程的定制,无论是液相色谱还是普通的PCR全部不在话下。在自动化、智能化的大背景下,公司的主营业务将是全球生物实验室和化学实验室未来的发展方向。

 

5
 
展望未来

 

很多跨入基因测序行业的年轻人们,起初的愿景都是那么的不切实际。他们在十多年前胡乱夸下的海口,如今却一件一件的成为现实。信仰是一样很神奇的东西。这些看似理性的工程师和科学家,骨子里却充满着狂热与不安分。他们一直坚信自己所追随的是一份正确的事业。

信仰带领着我们到达梦想的彼岸。面对媒体的嘲讽和人们长达几十年对生物医药圈内人的误解,基因测序行业的从业人员依旧相信自己所做的工作足够伟大。我们为此牺牲的太多,没有信仰的支撑就无法理解我们为何会义无反顾投身其中。

在信仰的指引下,风投也表现出看似那么不理性的一面。这些手握重金的金主们,其实也无法判断未来究竟会如何。但是偏见是利润的来源,只有在不起眼的地方,才会诞生足够震撼的结果,实现弯道超车。

许多聪明的人过于算计过于理性,他们看似怀疑一切,用保守的眼光来看待新生事物。他们这辈子不会愿意为一个毫无前景的东西倾力付出。这样的人,既不是一个优秀的科学家,更不可能成为一位出色的风险投资家。在他们眼里,基因测序是“科学算命”,基因测序是产业骗局,基因测序是一切阴谋的来源。他们没有梦想,有的只是像市侩一般的小格局。

无法证明对吗?但是我们依旧热爱!

 

 

作者介绍

沈励泽(网名Versemonger):硕士,联川生物生物信息工程师。毕业于浙江农林大学植物保护专业,曾申请北美博士三年未果,于2015年加入联川生物,深谙当前高通量测序产业的顽疾与痛点,致力于用更深的情怀和更好的服务成就联川在业内低调清流的美誉。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